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わたしはKOKAです

ただ.おうじを愛してる……

 
 
 

日志

 
 
关于我

ただ.おうじを愛してる…… 那些发生在11、12年里的事情,会像褪了色的电影,最终只会剩下曾经照片里清瘦的男生,看他笑起来的样子,是恰到好处的轻浮和突然之间的伤感。我想,等我老到可以退进日暮的余晖中去的时候,都不会忘记,有那样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牵着我的手,穿越汹涌的人海,走在L城那烟火灿烂的河堤柳畔……

网易考拉推荐

听不懂的词儿  

2012-02-04 09:1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院的那个微胖矮墩的中年女教授,叫什么来着,一点儿想不起来了,SY的网站就可以特么恶心人到一种境界,时常能给你来崩溃,以至想开个课务系统尊师重道一下的机会都不给。问了师姐,她也不是个长记性的主儿,亏得妳还是嫡亲文学院的,也就记得人家姓朱。不想为何从朱教授那儿扯起,她的人很有意思,特征太招摇,那两条小辫子和复古旗袍裙子,可亮可亮了。有时,我想SY咋就能出现些她那样和亚旭老师那样的人物,真是不知修了几世的福气。或许,就因为这里没有峥嵘的习气,图个清静,反正他们也不是在最气盛的时日来的,该闹腾的光辉岁月也都享尽了吧,罢了,心收得如出了世一般。

      日韩影视欣赏,朱教授的课,公选。小陀玲儿今儿个才加的我,签名赫然道"就再给我年大学呗"。是啊,学到底还有没有得上啊,是没停住妄想的行动,也没有立场遏制你的梦想,只是CAN那地儿我打心眼儿里不想让你选,当我怯懦也好。去旅游呗,时间要还来得及,何必义气的浪费了你们各自的钱,能妥协的也就那么多了,这事儿能说的心里能承受的份儿也就这么多了。嘿,扯远了……大一下那年选的,七个学期拼够8个学分,其中还有公共必选一说,又占了屎胀的名额,选多了得交钱,什么世道什么教育体制。得意思的也就它和西洋管弦乐欣赏了,真是扼杀生命的美好时光。还想上上那些叫什么西方古典文学,饮食与品酒,文学与艺术探究,抽象派油画,西洋古典乐什么来着的夯不啷当一大堆有意思的课程,是打过时间差的旁听过一些,断断续续,很不满足。

       朱教授很敢讲,很敢批判,很敢评论,很敢放电影。这事儿,真的只能上过课才能理解。我想她死命想在公选上放《感官世界》吧,没办法压力太大,她心里也憋闷吧,所以《红字》算不上个啥,她说起来都没那么带劲儿。

       今儿明明想谈当年些听不懂的词儿,七扯八扯了一大堆,也因得朱教授教导让人有了顿悟,挺想念她的课,就算那时那样解读,还是没太明白,不,应该是,不得领会。

       记不得朱教授是在哪部观影之后说起《至少还有你》的了,神乎其神的北野武大师的《玩偶》?!貌似吧,原谅我朱教授,太久远的记忆了,有时候北野武太他妈直接的抽象理解不了啊。没记错的话是维京百代的名曲吧,林夕的词。总觉着林夕的国语词填得大多总是阴阳怪调的,和他的书一样,差他的粤语词可大截儿可大截儿了呢。反复两遍副歌后的部分,朱教授挑出的"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她说,你们懂不懂,你们不懂,爱到宁愿一夜之间要白掉头发啊,直接老死去,那种怕。胜过"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

       当时只知,原来是这么个意思,这么精辟。仅此而已。

 

       莹莹绕绕从小到大,她是香港宝丽金的奇迹,邓丽君。听多了就会唱,小时候臭美就充当小大人各种爱唱爱听赞扬,懂个屁。然后,开始嫌弃,因为她是旧物,旧日的曲调,爸妈年代里的靡靡之音而已,不过一流行明星,依然懂个屁。再然后,才懂得她真的是奇迹。然后的然后,也是我们的年代里最有韵味儿的茗品。《我只在乎你》,86年她在日本推出的单曲,87年才请慎芝女士填的词翻唱成国语版,无论日文版国文版,词表达的含义差不几多,原曲词作者都是日本艺能界泰斗级的人物,或许慎芝女士也与之心心相惜,国文版同样登峰造极。"だからお愿い そばに置いてね "----------"求求你 别让我离开你"……曾因一句,觉着它唱给的是知己,红颜蓝颜,然而,何必那么伪善,脑子是多么有问题人生是有多少空窗期,妳才要把个男生当哥儿们你才要把个女生当闺蜜。

 

        除夕那夜臭其琪从暹罗国来电,不约唱起——"很爱很爱你 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 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很爱很爱你 所以愿意不牵绊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 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98年施人诚填词,刘若英翻唱kiroro的长い间。敢情这才是给姐妹唱的歌儿啊。

     

      不是来阐述如何透彻的解读了这些个儿词儿的,只是想说听那么多年了,终于懂了,终于会哭得没脸敞开房门了……

      おうじ  你懂了么?!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