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わたしはKOKAです

ただ.おうじを愛してる……

 
 
 

日志

 
 
关于我

ただ.おうじを愛してる…… 那些发生在11、12年里的事情,会像褪了色的电影,最终只会剩下曾经照片里清瘦的男生,看他笑起来的样子,是恰到好处的轻浮和突然之间的伤感。我想,等我老到可以退进日暮的余晖中去的时候,都不会忘记,有那样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牵着我的手,穿越汹涌的人海,走在L城那烟火灿烂的河堤柳畔……

网易考拉推荐

何老大~``新婚快乐  

2012-01-17 10:3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嘿,何老大,新婚快乐,幸福美满呐!连日的雨,在您大婚这日停住了,啊,真是吉日!

       又是一篇杂乱的随感,但这诚心的祝福不可少的要放在首位。第一场,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写封包皮,甚至不知道要交递给谁,可是才知道我遣词造句的能力那么鄙陋!一句像样的祝福都没能好好说出来。真心真心祝福你,何老大,幸福美满!我知道走出去了的你们遇到了很多人,无论是霎时的掏点儿肺腑,还是惯了常的皮笑肉不笑,当我们聚在一起,你们还是当年那些会和我拗着要抄作业,各种迟交名单的熟客,金刚不坏的玩皮蛋儿,班会上亮眼的好伙伴……多么感谢六小的天地里认识了你们。何老大,当着我们这些同学的面儿背着嫂子的那段深情表白酒醒了也不要忘哟,就算我心里万分觉着你这个婚礼真是欠她很多,但那段话算是实实在在有个窝心的交待了。真好呢,おうじZ祥,这是继你之后第二个我听到同样动人的表白,芽小姐羡慕嫂子,嫉妒最爱小姐。心里充满不满足与愤愤,可是,还是不由得说,真好呢,她们都拥有你们那么饱满的爱。所以,我们都真心祝福何老大,小妖女真心要奋力大作战!

 

       无论决心有多大,还是有人力所不达的事,我们什么都不是,总以为拼尽了全力其实还差好大截,现实总以最冷漠的面目给我们展现不移的事实。在很冷很冷的那个傍晚,或许也是无法被我判断温度的傍晚,刻意跑到你家门外。那是多长的路程,心里盘算不出来,鱼峰路,江滨路,文惠桥,然后是延绵的河堤。平日那么美的她们可以在那一刻丑陋扭曲到一种至憎的状态。虚脱的回程,公车路过夜市摊,突然又好想早站跳下来,点一盘牛肉炒粉加辣,一手肥牛,一手肥羊,几串韭菜豆腐皮,一根玉米,一扎啤酒,吃吃喝喝,到饱到吐,反正柳江就在边上……不如将缠绕着我的欲望不满不接受一起扔到江水里,不要再到我心里来。可是我没有你俩那么决绝果敢,也没办法在极度沮丧时豪吃海喝,所以我只是带上了孤零零的heineken,和你最爱的卡士,优雅有素的在最近的码头痛干了几口,然后静静的和你说了声拜,只是那晚想着或许安慰的是不像前几次那样,门里只有鬼门外只是我作怪……可是门里的你不知道我在,因为你永远有那句理直气壮驳不倒的“我看不见”,那是,谁又有透视眼……

        思念,这东西和爱一样,只有自己看得见。只有自己掂量得出来。而接受,当被当做一个动作来对待,也是别人强扭不来。

 

       已经癫狂紊乱不堪,凌晨两点多说算了吧,辗转到四点多还在和自己讨价还价,对你多好一次就好,再好一次就好……

 

       翻看《The Notebook》

       Allie写到“The story of our  love

                         Read this to me,and i will come back to you”     

       风光迤逦的疗养院里Noah一遍遍诵读着褪色笔记本中的激情年岁…… 

       记忆里那是个简单的故事,叙述得缓慢懒散,第一次看的那年不曾为之动容……遗忘了那个桥段,相同的光景。阴雨转晴,清晨壁炉前的地毯上,柔冷的阳锋在Noah脸的轮廓上撒开,Allie的目光无法离开,轻柔亲吻Noah。不得不佩服director Cassavetes的视角和叙事镜头,微妙贴切,挠人动情,唯美而真实……

    

       难得她有好词“我多么怀念 清晨的枕边 透过你侧脸 看到的光线”……

 

       异曲同工,力透心脾,泪如雨注。

 

        おうじZ祥你不会懂我有多感激,亲爱的你没有轻易放弃和离开。

        不得不感激,当我和Melon说,大概要分开,你读懂了我的苦涩,骂我癫婆。然后是干下的那杯酒,如果待我不好,要打死。

        不得不感激,何老大千万的叮嘱,一定要带他来。然后是,要好好待她。

        不得不感激,靖姐说要早点跟她讲,好存钱。

        不得不感激,阑尾炎的璐,除了赶何老大这趟也为了我,那么多年了,你从来没带来任何人给我们看。

       …………

        哪怕哪儿跟哪儿,哪怕遥远得模糊了视听的所有能耐,哪怕除了自己我没有任何敢肯定,我还是要谢谢亲爱的你们大家,不离不弃的关怀。

 

       这真的是相当忐忑尴尬的节骨眼,何去何从,忙碌着未卜的前途,来不及迷途,哪有机会知返。总愿意把情况想到最糟糕的程度,没有不能接受的只有不够倾注心力的。


Ps~``:

           我把最心爱的木鞋送你了 记得我说的话哟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